北溟毋鱼L

已然离心,毋须多语

【双花】遇见(END)

#双花原著向,第七赛季张佳乐退役后#
  

  
在张佳乐的记忆里,那个人曾经和他说过,旧香港有个穿着白旗袍的美人曾用她的笔陌陌低语:“于千万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潇潇的暮雨遮了艳红色的夕阳余晕,复又折了身去绕着光婉转低吟,水珠扭曲了光的路径,在天边染出浓烈的迷蒙的阴影。天边那块,橘红裹挟着水痕,让张佳乐想起了昨天在街边一处白色的台阶上打翻的橘红色的混合果汁,大片大片的橘红顺着台阶滚落,萧瑟的秋风将他包裹。空荡的台阶上,他孤零零地呆坐着。丝丝拉拉的疼意从心尖传来,...

【双花】人体艺术(6)(修)

#双花  艺术家×模特#

#前文: (1) (2) (3) (4) (5)

楚云秀愣了愣,转到张佳乐身前又仔细看了看张佳乐的体态容貌气质。
  
“真纠结啊……”
  
确实纠结。虽然她的牌子不能说是国际大牌,但也是知名度极其高的,平时她的新季度服装广告女款的都是有国内外知名度高的超模参与或者干脆自己上——这已经是惯例了。
  
男款的则多是选几个老牌的模特和明星。虽然她今年也有考虑过孙翔这样活力十足的新秀,但很显然,张佳乐这样的完全新人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是今年有一个很让楚云秀纠结的问题就是:她今年没有分别设计男女款的衣服,而是单独设计了一组及其特殊的男装,没有设计女...

【双花】人体艺术(5)(修)

#双花  艺术家×模特#

#前文:人体艺术 (1) (2) (3) (4)

孙哲平让张佳乐先在这歇会儿,把衣服穿上。自己则拿着初稿和单反做到了不远处的电脑前。
  
将相机接到电脑上,调出视频,拖着慢慢看,然后到几个地方,暂停、截图。
  
想了想,在列表里敲了一个人。
  
孙哲平:文州,在吗?
  
喻文州:在的,前辈什么事。
  
孙哲平:[图片]、[图片]
           
孙哲平:帮我看看。
  
孙哲平从截图里选了一张,合着自己拍的那张一起发了过去。
  
等了一会儿,那...

【双花】人体艺术(4)(修)

#双花  艺术家×模特#

#前文:人体艺术 (1) (2) (3)

孙哲平确定那人睁开了眼睛,却只是盯着他看,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还不想起?”孙哲平问了一句。
  
张佳乐一听立马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我起了!”
  
“呵呵!”孙哲平笑笑,原本蹲着的身子也站了起来。
  
“下来吃早餐,一会儿开工。”说完就走了出去。
  
张佳乐呆呆地看着他,粉红色的头发翘了起来,乱糟糟的。
  
张佳乐洗漱完走下了楼梯,坐在了孙哲平的对面,面前放着一碗雪梨双皮奶,陶瓷的碗身还热热的。
  
两人安静地吃完了早餐。
  
孙哲平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张佳乐,上面还夹着一支笔。
  
张佳乐摘下笔帽,翻到末页就签...

【群像】肇事者(END)

#倒霉失恋买醉党,无奈悲催刑警君#
  
#所以,肇事者是……张新杰?!#
  
#主双花,有喻黄、韩张、叶橙、双鬼出没#
  

  
  
“不准吵!我还要喝!”张佳乐撒泼一样高举着酒瓶,“一起喝!”他说着,把手中的酒瓶往黄少天眼前一推。
  
“我去大哥!你要撒酒疯咋们换个干净点的地方行吗?这地方的酒味熏的我都要吐掉了好不好!”黄少天边说着,边躲避着来自周围人的拥挤。
  
黄少天表示很无奈。尼玛这家伙失恋就失恋拉着自己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他死命拽着张佳乐从人挤人的舞台边扯开,周围乱哄哄叫着的人群实在是吵的有些难受。
  
“别走!不准走!就在这喝!”张佳乐一把揽住黄少天的肩膀,一副土匪样就往人群中钻,“走!哥...

【双花】人体艺术(3)(修)

#双花  艺术家×模特#

#前文:人体艺术 (1) (2)

  
人体艺术(3)
  
  
  
  

  

【双花】人体艺术(2)(修)

#双花  艺术家×模特#

#前文:人体艺术 (1)

  
完全黄金比例身材,目前这个圈子里,不算上退役的人里面有这种认证的人,不多,就两个。
  
一个是楚云秀,还有一个,是孙翔。
  
楚云秀是老牌的模特,绝对的一线,身材和五官也是公认的出色。而孙翔则是难得的一位男模特,同样绝对的黄金比例,五官也是一等一的好看,而且是标准的新生代。
  
严格来说,这个圈子里黄金比例的男人除了孙翔还有一位——摄影师,周泽楷。
  
可惜,他不是模特。
  
不过现在看来,模特里,可能要多一位了呢——如果他做T台模特的话。
  
孙哲平转过身看着重新穿好衣服了的张佳乐。
  
“你说,你要做我的人体模特?”
  ...

【双花】人体艺术(1)(修)

#双花#

#画家×模特#

  
孙哲平走进咖啡厅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钟,咖啡厅里有很多年轻人聚在一起享受下午茶的时光。他按照约定好的找到了玻璃窗边的一个位置。那里已经坐了一个男人,或者说,男孩?
 
总之,孙哲平走到了他的面前。 手指屈起轻轻敲了敲玻璃的桌沿。发着呆的那人抬头看到孙哲平,有些惊讶。孙哲平勾起嘴角笑笑说:“你好。”
  
那人立马站了起来。孙哲平下意识地打量起他的身子。匀称颀长的身材让他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孙哲平自诩是一名“小有成就”的艺术家,对于各种事物的构成和比例有着特殊的感觉,更何况他专职人体艺术,对人的身材尤其敏感。面前这人比他要矮一些,但身材比例却极好。
  
孙哲...

【林方】夫子(三)

#林敬言,方锐#

【林方】夫子(二)

一、
  
佛教云:“人生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
  
林敬言以为,此八苦,不够,绝不够。人世间之中或有哀苦,或有怨苦,亦有乐哭,喜哭。总而言之,世间皆苦、皆苦。

这话交由十九岁的他来说,实在是不够有说服力。他能懂什么呢?他本应带着寒窗苦读十余年得来的满腹经纶进京赶考光耀门楣然后顺势参政,一切或高或低或好或坏,总之是规划好了的,被谁规划也不知道,或许是他,或许是别人。
  
林敬言坐在门口,倚着冰凉的门框,抬眼看着窗外只剩了枝桠的梅树。花早就谢完了,只留了密密麻麻的枝。似乎所有树木都是从最粗的树干开始...

做朋友?好说!

做兄弟?你再掂量掂量!

我关注的人

© 北溟毋鱼L | Powered by LOFTER